*CP:昊翔

 

*越是临近deadline,越是有写文的动力呢,谁知道我这个月还有4篇论文一个期中呢

 

*码字的速度主要取决于对全职的热情,最近开始准备老王明年的生日阵又开始接触全职这边的东西了+看了一下舞台剧相关的东西很喜欢舞台剧老王了,于是我的荣耀之魂又差不多燃起来了!就来填自己以前的脑洞了!

 

*这篇其实是高考作文题出来那会儿的脑洞…(不是我吹,我的拖拉程度是非常厉害的)

 

*字数问题分了上下,下等我下周考完期中后发。

 

*顺便广告一下,官方的队服和常服色纸这里想开50-80盒大概1月底买2月底我回国了发,希望有人一起拼,没有王杰希其他角色都有,不算很具体的说明👉戳这里👈,因为需求很大所以我真的很懒得到处去收色纸所以救救我吧!有意的可以lof/微博/加群私戳我,虽然群只有我一个人就是了

  

 

 

-

 

是高中本来就这么操蛋吗?还是只有高二?

 

-

 

按照人类记忆的原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一件事,记忆最深的开头和结尾,中间的过程相比之下印象就比较薄弱了。

 

所谓的中间时期,可以称为过渡时期,还可以称之为尴尬时期。

 

-

 

高二,对于大家青春的高中生活来说,就是这么一个尴尬时期。

 

比起还可以参加各种活动到处潇洒的高一生活,

 

取消了课外活动疯狂赶课程进度高二就显得有些忙碌了,

 

可比起从家里到学校都弥漫着让人透不过气的沉重气氛的高三生活,

 

离高考还有好几百天的高二又显得的格外的轻松了。

 

尴尬到让人有些烦躁的高二。

 

-

 

每周四,高一的下午第一节和第二节都是写作选修读作自由活动的课,各种户外活动的选修课让周四的下午成为每周上课期间最吵闹的时间。

 

再加上今天是连下几天雨之后难得的晴朗天气,学校鼓励学生们打开教室窗户感受一下久违的新鲜空气,于是从楼下高一教室里传来的笑声和校园内吵闹的声音都确确实实的传到了高二的课堂上。

 

孙翔坐在窗边,自然是遭罪最深的人了,他戳了戳身旁藏在桌上的书堆后面打游戏的唐昊问道:

 

“你说,高二是不是个很操蛋的时期?”

 

“是。”

 

被讲课的生物老师的声音压过了,唐昊其实压根没听清孙翔在问些什么,不过根据他和孙翔同学一年半同桌一个月的经验,顺着孙翔的话答总是没错的。

 

“我也想要选修课啊,只能看着他们玩真着急……”

 

“自然实践课又在讲大门口那棵黄果树的历史了。”

 

“球场那边篮球课好像有人受伤了哎,校医都抬着担架去了。”

 

“设计研究的又在晒文化衫了,我去年也报了这个,我画的文化衫现在还挂在美术馆1楼展示厅里呢……”

 

“唉。”

 

谁知道他是叹息已经过去了的高一的美好生活还是叹息过于无聊的高二生活。

 

“孙翔,这么羡慕高一,你要不要再去读一年?”

 

“唐昊,你要不要陪他一起去?我觉得你这个游戏水平还得回高一练练。”

 

生物老师的声音让盯着楼下盯的出神的孙翔瞬间回到了课堂,也让正在打音游的唐昊吓得连掉一长串键直接0血gg了。

 

“…”

 

“你们两个书拿着站后面去。”

 

老师也懒得多和这两人争论了,毕竟这对于每周都会有几节课被罚站到最后一排的两人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事了。

 

不过把两人罚站到最后一排,顶多是阻止了他们分神去看其他东西,罚站了就能专心上课?两人的字典里是没有这个道理的。

 

“孙翔你个傻逼,自言自语太大声了把老师引来了。”

 

唐昊甩了甩打音游太久有些僵硬的手,不满的说道。

 

“我靠难道不是因为你打游戏动作太大了好吗!”

 

特地压低了声音,把课本展开挡在面前不让老师看到他在讲话的孙翔现在倒是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

 

“我的桌上堡垒隐蔽性那么强,怎么想都是你一直盯着窗外太明显了好吗!?”

 

“是高一的玩的太嗨了让人很羡慕好嘛。”

 

“都高二了还整天想着玩,所以说孙翔你只能是个翔。”

 

“艹唐昊你骂谁呢,是不是想打架。”

 

“我高一选修课跆拳道。”

 

“凭什么高二没有选修!我也要学跆拳道!”

 

“反正你学了打不过我。”

 

孙翔想找句话反驳一下,觉得还是自己动手比较靠谱。

 

“唐昊受死吧!!!!!!!”

 

“孙翔唐昊你们两个上课搞毛呢!?是不是非得我把你们送去校长那儿记个过才安心!?”

 

事实证明,管他是唐昊孙翔还是谁,在处分面前也没什么区别。

 

-

 

孙翔:春天,是万物复苏唐昊沉睡的季节。

 

唐昊:你TM骂我不是个东西?

 

孙翔:???

 

-

 

每年春天,学校为了提高同学的团结性以迎接下半年的高三生活,都会组织高二全年级去训练营呆上4天,写作体能发展,读作春游。

 

“唐昊你别睡了啊,起来玩狼人杀啊,就差一个人了呢!”

 

孙翔是那种觉得出来玩就得尽兴的人,拉上周围几个好哥们儿一起,两个行李箱平放叠一块儿放一副狼人杀的卡牌,虽然几个正长身体的小伙子挤在倒数两排的场景是有点寒酸了,但能玩就行,who care?

 

emmmmm,其实唐昊有点care的。

 

昨晚打游戏睡的晚了点儿,今早又起急了点儿,没睡醒不说连早饭也没吃,刚上车那会儿从女生那边蹭了个小蛋糕垫肚子,可没想到那甜度让人有点接受不了,吃了之后整个人腻的慌,没带水拿了孙翔的饮料,谁知道这个傻逼今天突发奇想的买的香蕉牛奶,双重甜度对于唐昊的胃来说是一种折磨,又不是很想喝其他人的水,想着巴士上睡一觉就好了吧,结果孙翔又拽来一群人在自己旁边玩狼人杀,吵的要死还一直烦着让他也去玩,睡不着又不想搭理人的唐昊选择四处看风景。

 

然后,就晕车了。

 

但是唐昊不想说出来他晕车的这件事,他觉得有点傻逼,毕竟他是这么cool的男孩。

 

“唐昊来玩嘛,不玩看我们玩嘛,好不容易春游一次睡觉太浪费了吧!”

 

“…”

 

不是唐昊不想搭理孙翔,他现在非常想一巴掌拍过去说孙翔你安静点让我睡觉,可惜晕车的状态让他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有点控制不住,万一一巴掌力没试好,昏昏沉沉的就不是他是孙翔了。

 

“你怎么了?昨天撸一晚上没睡啊。”

 

“…”

 

就算是黄段子也懒的和他吵了,晕车带来的反胃让他现在很想吐,因为难受不自觉的眉头一皱,倒是被孙翔看了个清楚。

 

“算了不玩了不玩了,我晕车了。”

 

“啊,孙翔你行不行啊,要水不?”

 

一起玩狼人杀的同学露出了有些担心的眼神。

 

“帮我跟老师说一下问他可不可以在前面便利店停车。”

 

“好的!哥们儿你坚持住!别吐在我的牌上了!限量版的很难买的!要吐就图在唐昊身上!”

 

“滚滚滚,快去跟老师说。”

 

好在老师还是很好说话的,虽然学校是让一口气直接开到营地的,可学生的身体到底还是第一位。

 

“孙翔你下去休息一会儿吧,其他人买了东西就赶紧回车上要是不回来就把你们丢在这儿了听到没!”

 

“老师我拉唐昊陪我一起去啊。”

 

“行吧行吧。”

 

然后孙翔就连拖带拽的把唐昊带进了便利店的洗手间里。

 

“吐吧,别吐在我身上就行。”

 

孙翔说着指了指面前的马桶。

 

“呕…”

 

在孙翔面前的唐昊也顾不得自己的酷酷男孩形象了,讲究如他也憋不住翻腾的胃,抓着马桶边沿就…

 

“纸给你,一会儿出去买瓶水缓一下。”

 

“嗯…”

 

“我说你啊,不舒服就得说出来啊,要不是哥们儿我看你眉头一皱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你现在还得在巴士上遭罪呢。”

 

唐昊吐完接过孙翔一边念叨一遍递过来的纸巾收拾了一下,从旁边洗手台捧着接了点水漱了个口,这才总算是恢复了平时的状态。

 

“你话好多,烦死了。”

 

“你这人,我帮了你你咋还嫌我烦呢,太不讲道理了,早知道就让你吐车上被女生笑话。”

 

“我吐车上你也逃不过。”

 

“emmmmmmm…反正你以后不舒服别憋着嘛,不说出来谁知道你不舒服呀。”

 

“行,出去买水吧,我被你拽下来钱包都没拿,你请我。”

 

“凭啥啊!!!!”

 

两人从厕所出来后很默契的开启了戏精模式,孙翔负责表演身娇体弱的晕车少年,唐昊负责展现自己的同学爱,一只手扛住孙翔,另一只手拿的是孙翔买的水。

 

“老师我们回来了。”

 

负责报告的是唐昊,孙翔说他要演出晕车后的朦胧感。

 

“孙翔他没事吧?还不舒服吗?”

 

“刚刚吐过了已经好多了,稍微休息一会儿就没事了,老师你们直接开就是。”

 

“我看孙翔好像还有点不舒服?”

 

到底是年轻人,刚刚在车上还一脸幽怨的唐昊清醒了一下之后已经恢复了平时的状态,根本看不出晕车过的样子,倒是他身旁的孙翔演的有些太过头了,一副要死要活的表情。

 

“老师你不用管他,他大概是困了,一会儿让他自己睡就是了。”

 

“老师我,我没事的…”

 

孙翔有气无力的附和着,反倒是更加让老师不放心了,但是为了整体的进度老师还是让司机继续开了,关心学生如他,每隔一会儿就会特地来后排看看孙翔的情况,搞的孙翔想继续玩狼人杀吧,又不好意思表现的太有活力,只能憋屈的缩在唐昊旁边假装睡觉。

 

“艹,凭什么我得在这儿睡觉你就能玩狼人杀。”

 

孙翔小声的抱怨着。

 

“让你这么戏精演过头了吧,活该。”

 

“我现在就跟老师说是你晕车。”

 

“我觉得老师也不会信,毕竟我身强力壮,和你的身娇体弱不一样。”

 

“靠,再也不帮你了。”

 

 

 

-TBC-


评论(5)
热度(18)
© MM豆三分甜/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