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只是夏季队服加了个眼镜其他什么都没变的划水柄,但这位先生太合适眼镜了,那种老干部风,啊,已经可以脑补夜灯下辛勤改卷的王老师了,旁边是搪瓷杯,里面是大叶子茶,身后是铺着凉席的床,是二三十年前的中学老师,教物理的,化学也懂不少,是在海外留过学的精英分子,但不喜欢搞研究,反倒是更喜欢教书。

王老师是个好老师,好到总有学生碰到他的时候脱口喊出了爹,这大概是所谓的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吧。久了,大家背地里都是喊他喊得王爸爸,王老师自己也知道,但又懒得去纠正了,爸爸就爸爸吧,自己又不吃亏。


本来只是日常发情,没想到写出了个小段子。留个档吧,以后细写。

评论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