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梗from漫画<无法表露感情的吉沢同学>

 

*中学生设定

 

*大概会OOC⚠️

 

*我写张新杰全程带入坂本感觉非常爽x

 

*我觉得我又烂尾了…

 

*我除了不填坑其实还是挺勤劳的[[。

 

 

 

 

-

 

今天的韩文清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也很烦恼。

 

为什么大家都觉得我长得很凶呢。

 

-

 

还是熟悉的上学路,没有漫天飞舞的樱花和在前方默念菠萝包的美少女,只有路边一边担心韩文清下一秒就会来掀摊子一边叫卖早餐的小摊贩和匆匆路过还时不时看上他一眼的路人。

 

“哟,这位小同学长的挺标致,手里这个包挺贵的吧,包里的钱应该也不少吧?”

 

有些狗血,但韩文清就是碰上了,从小巷前过路发现被小混混敲诈的学生这样的剧情。

 

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

 

“住手。”

 

一腔热血冲上头,待韩文清反应过来自己就已经走进了小巷。

 

“哈,你谁啊。”

 

一个小混混一边说着一边转头看向他,然后就懵逼了。

 

“对对对对不起,钱包都给您,我们以后不会再和您抢地盘了!”

 

上一秒还一脸痞气的敲诈小同学的小混混看到韩文清后立马开启狗腿模式,弯着腰递出了自己的钱包。

 

韩文清,这名字在当地都没人敢直呼,背地里大家都喊的是“youknow who”。平时虽然是一副中学生的样子,但据说他是当地的港口扛把子,手下小弟三千人,一般都不亲自出手,但只要一出面,无论对面是哪路的大哥都会落的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这样的结局。

 

不过传闻归传闻,韩文清只是一个稍微有些热血长相又正好有些凶煞的三好学生而已。

 

“你们滚吧。”

 

韩文清刚说完那几个小混混就连滚带爬的逃走了,就连钱包掉地上了也没来得及捡。

 

“这位同学你没事吧。”

 

韩文清说完突然想起以前自己这么帮过一个学生结果被帮的人被他吓晕的事,担心相似的事再次发生,他双手在一旁做好准备好随时接住晕倒的少年。

 

“谢谢你的帮忙。”

 

被敲诈的少年抬起头看着他,没有惊恐和害怕,平静的样子让韩文清有些愣住了。

 

你这让我准备好的手往哪里接啊。

 

“你不害怕我吗?”

 

“为什么要害怕你?”

 

“不觉得我长的很凶么?”

 

“不是很温柔的一个人么?”

 

活了十几年,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韩同学,今天第一次,觉得这世界上大概真的有天使。

 

-

 

“大家好我叫张新杰,因为父母工作的原因从R高转学过来,以后请多多指教。”

 

一板一眼的自我介绍在其他人看来这人或许有些无趣,但在韩文清眼中这人说的每一句话那都犹如圣经,天使说的每句话都应该铭记在心。

 

韩文清有些小激动,遇到天使后他本来是想和对方多说两句话的,毕竟第一次有人愿意直面他的眼睛讲话,可对方没这么闲,一副很急的样子说了句:

 

“和老师约定的时间要晚了,我得先走了,再次谢谢你的帮助。”

 

然后就跑走了,留下了掏出绿箭想要交个朋友的韩文清。

 

有些心塞,虽然说穿的同样的制服戴着同年级的徽章吧,但是整个年级这么多人,自己这样子也不好挨个班去找,以后说不定就遇不到了呢。韩文清越想越郁闷,表情也越来越沉重,从小巷到教室一路四周五米范围内都没人敢靠近。

 

就在韩文清沉浸在悲伤无法自拔的时候教室门打开了,然后他又一次遇见了天使。

 

虽说自我介绍不是很有趣,但是下课时张新杰四周还是聚集了不少好奇新同学的人,坐在角落的韩文清看向张新杰的方向,心想这次绝对要把握住机会和天使交上朋友。

 

“那个,你叫张新杰是吧,我叫韩文清,以后请多指教。”

 

韩文清走到张新杰的位置,周围聚集的人群一下子就散开了,在一旁有些惶恐的盯着两人。

 

“原来是一个班的啊,请多指教了。还有为什么大家都退这么远呢?”

 

我靠他居然不怕。

 

为什么youknow who会亲自来打招呼,这个张新杰应该也不是什么普通人。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下战书吗。

 

难道这个张新杰会接任港口扛把子的位置?

 

周围的同学们都小声的议论着现在的状况,然而被议论的两人倒是没这么多想法。

 

“逛逛校园熟悉环境,去么。”

 

“我正想要找人带我熟悉校园呢,谢谢。”

 

并肩走出教室的两人有说有笑的走了,留下目瞪口呆的同学们。

 

-

 

“为什么我们一路都被人躲着议论呢。”

 

张新杰望着因为看到韩文清被吓的躲到一旁的其他同学有些纳闷。

 

“让你不舒服了么?这是因为我的脸太凶了让大家有些误会了。”

 

因为张新杰不高兴了,韩文清有些不爽的瞪向周围议论的人,议论声停止,腿软的腿软,晕倒的晕倒,哭着跟爸妈打电话说自己可能活不过今晚的也有。

 

“明明是个很好的人啊。”

 

张新杰一句话让韩文清觉得像是心被人射中一样,整个空气都似乎变得有些粉红了。

 

“你很高兴?”

 

在旁人看来没什么差别的韩文清的脸在此时的张新杰眼里是高兴的表情。

 

“你不光不怕我你还可以明白我的表情?”

 

无论高兴还是怎样都会被人认为是在发怒的韩文清简直是要开心的飞起来,这何止是天使,是神吧!

 

“这不是很普通的在高兴着吗,为什么其他人会害怕呢。”

 

“谁知道呢。”

 

大概是因为他们都不是你吧,虽然很想这么说但韩文清还是忍住了。

 

-

 

自从上学第一天和韩文清认识了之后再没其他人敢来主动和张新杰搭话了,张新杰虽然有些无奈可也没多大在意,顺势就和韩文清成了一起去上厕所的那种好朋友了。

 

“我觉得想让别人不那么害怕你,首先你得改改你的面部表情。”

 

刚用过午餐的两人面对面坐在学校后院的野餐椅上,张新杰看书,韩文清看着张新杰看书。

 

“我觉得我面部表情挺好的。”

 

韩文清看着对面 的张新杰有些发神,有些秀气的脸配上金属细框架的眼镜,一丝不苟的制服搭配,翻书时细长的手指…

 

真不愧是天使,长得真好看啊。

 

他这样想着。

 

“我也觉得挺好的,可是你知道的吧,大家都说你看着太凶了。”

 

“那我也没办法啊。”

 

张新杰合上书,凑到韩文清的面前轻声说道:

 

“那你笑一个给我看。”

 

韩文清愣住了。

 

我这是被天使调戏了吗。

 

没想到张新杰是这样的天使。

 

我喜欢。

 

然后他就笑了。

 

在附近扫落叶的大妈不小心瞥见了这一幕,腰折了。

 

“恩笑的不错,一会儿到班上再试试,笑容可是拉近人与人的距离的最好的办法。”

 

-

 

“对不起,我什么都没有做!真的!请您放过我吧!”

 

“我除了昨天偷用了韩梅梅的竖笛我就什么都没做了!您大恩大德放过我吧!”

 

“我上有老下有小家里全靠我一个人打工撑起,我一定鞠躬尽瘁为您效劳!还有李雷你居然偷用我竖笛?”

 

天使说的都是对的,天使让做的就必须要完成,韩文清一回到教室就摆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在场的所有同学无不为之感动,纷纷哭着交出了自己的钱包。

 

“明明是很不错的笑容的啊。”

 

张新杰很郁闷,这不是笑的很好的么,为什么大家都觉得他很凶呢。

 

曾经也很心塞这个问题的韩文清现在反倒是挺高兴的。

 

果然是只有天使才可以懂我啊。

 

-

 

“我觉得你可以试着多参与一下班级的活动。”

 

还是熟悉的野餐椅,看书的张新杰和看张新杰的韩文清。

 

“你就这么想让我和大家交朋友么。”

 

“因为你跟我交朋友之后高兴了很多,多点朋友应该会更高兴吧。”

 

只是跟你交朋友才会高兴。

 

虽然心里这么想着但韩文清并不想扫天使的兴。

 

“那下周运动会我去参加一个项目吧,你会给我加油吗?”

 

“当然。”

 

-

 

“还有没有同学要报名的?”

 

体育委员拿着运动会报名表站在讲台上问道。

 

“我。”

 

所有人都顺着声音看向了角落的位置,然后被声音的主人吓了一跳又转了回来。

 

“请,请问您要参加什么项目。”

 

体育委员被吓的用上了敬语。

 

“1000米。”

 

“好,好的。”

 

体育委员有些紧张的把报名表递给了韩文清,四周的同学们又小声的议论了起来。

 

天啊,youknow who要亲自出马了吗?

 

我们这次可能可以拿第一吧。

 

我们不去看他的比赛会不会被打啊。

 

啊想想都好可怕啊。

 

时间跳转到运动会当天的男子1000米现场。

 

一同参赛的其他人有些惊恐的看着专心做准备运动的韩文清,在心底

默默心疼着自己顺便鄙视一下B班派出这等人物来参赛的行为。

 

在看台上的B班的同学也很无辜啊,扛把子说想参加他们拦得住么。

 

“尊重比赛,请你们都不要放水。”

 

韩文清对周围的人说着。

 

然后哨声响起,韩文清像脱肛,呃,脱缰的野马一样飞奔出去。

 

大哥我们不放水也跑不过你啊!

 

在终点等候的张新杰有点高兴,觉得这次自己的计划应该很成功。

 

奔跑中的韩文清也很高兴,因为终点有等着他的天使在啊。

 

最后 B班也确实拿到了第一名,韩文清的那1000米不只是拿了这次运动会的第一,还破了学校几十年的纪录。

 

班上的同学也高兴,一个劲的奉承着韩文清,说这全都是他的功劳。

 

“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大家都很努力不是么。”

 

韩文清说完便拉着本来还挺高兴的张新杰走出了教室。

 

-

 

“为什么和大家打成一片你却不大高兴呢?”

 

“但是他们还是在害怕啊,那也不过都是奉承的话罢了。”

 

两人趴在天台的栏杆上,韩文清望着 操场上还没散尽的人群,张新杰望着韩文清。

 

“到底怎样才能让你更高兴呢。”

 

张新杰盯着韩文清盯的有些出神,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注意到,这个看似凶恶的人分明的棱角,男人味十足的喉结,散开的制服领下隐约可见的锁骨…

 

“新杰,你看我现在的表情是怎样的表情。”

 

韩文清转头望向正看着自己的张新杰说到。

 

“高兴的表情。”

 

“那现在呢。”

 

“还是高兴的表情啊。”

 

“错了喔,这是喜欢你的表情。”

 

韩文清伸手抱住了有些愣住的张新杰,在他耳边轻声说道:

 

“我最高兴的事就是和你在一起啊。”

 

 

 

-END-


评论(1)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