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大大生日快乐🎂

 

*下篇会在小蓝的生日发

 

*CP:叶蓝

 

*撞梗删

 

*已交往设定


*没能赶上12点哭兮兮

 

 

 

 

 

-

 

[依诺]: 小蓝今天我生日喔

 

[悟道君]:小蓝今天我生日喔

 

[伤心一枪]:小蓝今天我生日喔

 

[无敌最俊朗]:小蓝今天我生日喔

 

[忧郁小喵喵]:小蓝今天我生日喔

 

[神说要有光]:小蓝今天我生日喔

 

-

 

大清早抱着一杯刚泡好的绿茶开开心心打开电脑的登陆荣耀的许博远看着被刷屏的密聊页面险些把鼠标扔了出去。

 

[蓝桥春雪]:叶修你好烦啊我知道的!生日快乐行了吧!

 

群发至好友分组<某个很烦人的大神>

 

-

 

“小蓝,今天我过生日你都不来看看我吗…”

 

既游戏密聊轰炸之后叶修又一个电话打了过来,用委屈[?]的声音问着许博远。

 

“跟你说了多少次了月底要做报表我都要忙死了…”

 

许博远打开扬声器把手机放在桌上,手头上的工作没有落下一点。

 

“噢,那你开门吧。”

 

电话里刚说完门外就传来一阵敲门声,正写到这个月公会仓库统计的许博远一个手贱把碧云纱打成了避孕傻。

 

“别敲这么重,门坏了你赔啊!隔壁要投诉的!”

 

许博远嘴上抱怨着身体还是很诚实的打开了房门。

 

“人都是我的了,那这门也是我的,坏了也是坏的我的。”

 

叶修本就没什么行李在手上,见到许博远更是什么都不顾就是一个熊抱。

 

“你流氓啊,门还是我的,坏了你还是得赔。”

 

许博远埋在叶修的肩上戳着叶修的后背说道。

 

“好,我赔,我能先进去不,屋外抱着有点热。”

 

叶修一边说着一边松开了抱着许博远的手,被许博远有些嫌弃的看了一眼。

 

“还不是你先抱过来的。”

 

-

 

叶修不是第一次来许博远家了,熟练的从鞋柜里拿出了专属自己的拖鞋靠在许博远家沙发上感受着冷冷的空调风打在脸上。

 

“你怎么不早点跟我说你要来。”

 

“惊喜呀。”

 

“你生日你给我惊喜干嘛。”

 

“没办法啊,你不能来找我那就只有我来找你了呗。”

 

“那你自己玩着,我还要赶报表呢。”

 

许博远倒了杯水放在茶几上又转身坐回了电脑面前。

 

“你都还没当面跟我说生日快乐呢。”

 

“喔,生日快乐。”

 

“敷衍。”

 

“再烦我就把你赶出去。”

 

“…”

 

叶修委屈,但是他不说,他偷偷打开了自己带来的笔电打开了荣耀。

 

春易老:君莫笑上线啦!!!!!!!!!!!!!!!

 

收到春易老密聊的许博远差点把键盘扔了出去

 

“叶修你上君莫笑干嘛!”

 

许博远从电脑背后探出头冲着叶修问道。

 

“我很无聊啊,打游戏怎么啦。”

 

“君莫笑那号你不是送给兴欣了吗!”

 

“你不是之前在念叨有点想看君莫笑了么。”

 

“我就随口说说啊…你这人还真是…”

 

许博远觉得好气又好笑,叶修这个做事随心的人也能记得自己随口的玩笑话,记得不说他还真就这么明目张胆还不隐身的登陆了这个神领最受关注的账号之一。

 

“怎么了,不喜欢呀,没事,我这里还有无敌最俊朗啊忧郁小猫猫啊什么的,你随便挑。”

 

“你先隐身。”

 

蓝桥春雪:没事他就闲着没事上线看看

 

春易老:你怎么知道

 

蓝桥春雪:他在我家啊

 

春易老:秀!

 

蓝桥春雪:不是你要问的么…

 

许博远回复了大春的密聊后关掉了公会仓库的窗口保存了自己写了一半的文档,对着正操纵着君莫笑在神领大陆瞎晃的叶修问道:

 

“你在哪儿?”

 

“你家啊…”

 

“我是问君莫笑在哪儿…”

 

“早说嘛…在新堰城呢。”

 

“我来找你。”

 

许博远说着就操纵着蓝桥春雪传送到了君莫笑的位置。

 

“蓝河那号你拿给代练了?”

 

“恩。”

 

“多可惜啊,绝色呢。”

 

“我都好久没碰过了。”

 

“没事,咱们来带绝色升级吧。”

 

-

 

君莫笑从神之领域回到了第十区,一路被围观的小号们堵的水泄不通,好不容易才到了还才三十多级的绝色身旁。

 

早就把号停好,坐在叶修身旁看着他躲避粉丝追击的许博远忍不住吐槽道:

 

“你想带我升级没必要非用君莫笑吧,第十区的账号卡我现在去帮你拿一个也可以啊。”

 

“你不懂,这是情怀。”

 

许博远懒得搭理叶修了。

 

“好久没看到小绝色了,这捏脸还真是像你啊 。”

 

叶修一边说着一边摸着裤子荷包想要拿一根烟,才想起在机场的时候都扔掉了,从屏幕后看到这幕的许博远忍不住偷笑了。

 

“你怎么突然想起来要带绝色升级啊。”

 

两人走进了一个适合绝色等级的副本,这种低级副本许博远自己多花点时间也是可以单刷的,更别说有君莫笑这么一个满级了的账号碾压,一路上边聊天边刷倒也是轻松。

 

“好久没见了有点想小绝色了。”

 

“没看出来你还这么念旧啊。”

 

“你看小绝色像不像君莫笑和蓝河的儿子。”

 

叶修一边说着一边随手把一堆小怪聚在一堆一个横扫又全部打飞了。

 

“都是成男体型有什么不一样的啊。”

 

有叶修在前面开路,许博远几乎没什么事干,就一只手操纵着绝色跟在君莫笑身后蹭经验,没事歪歪头看看坐在沙发上玩电脑的叶修。

 

“小许同学你这人怎么就这么没想象力呢,不是之前还感叹玩PVP太心累么。”

 

“这是两码事吧。”

 

“你看啊,绝色是你的小号是吧,你看这就有了蓝河的血统是不是。”

 

“呃…算是吧…”

 

“然后绝色这个号你基本就是为了我在用吧,唯一的用处也是用来当卧底吧,这个号的存在就是为了我嘛,这不就有了我的君莫笑的血统了。”

 

“蓝河的血统我还可以理解,这个就很没逻辑了吧!绝色一开始就是个普通的野号啊!”

 

“但是是我让这个野号有意义的啊。”

 

“…”

 

虽然不是很想承认,但叶修说的好像是挺有道理的。

 

等等!

 

许博远想起了自己在第十区惨痛的升级经历,自己就是被这人这种看似有道理的逻辑给坑了这么久吧!

 

“怎么不动了?”

 

“没什么,想起了一些很惨痛的经历。”

 

“多惨痛,说出来听听。”

 

“被一个不要脸的大神拐走了好多好多的稀有材料。”

 

“那这个大神一定很厉害吧,毕竟他还把你给拐走了。”

 

“就你话多!”

 

-

 

好不容易带着绝色升到了50多级,两人决定休息一会儿,就算人感觉不累肚子也在抗议了。

 

“出去吃还是?”

 

“我就想吃你做的。”

 

听到叶修这么说,许博远把并不存在的衣服袖子往上撩了撩,一副小骄傲的样子打开冰箱门打算大干一场。

 

“那什么,我们还是先去买菜吧。”

 

叶修一出门就习惯性的朝超市的方向走去,一脸无奈的许博远扯着他的手带着他往另一边走着。

 

“往这边走干嘛?”

 

叶修很纳闷。

 

“你这种不下厨的人不懂吧,超市的菜没有菜市场的新鲜。”

 

“不愧是咱兴欣头号保姆啊。”

 

“不准那么叫我!”

 

-

 

在菜市场闲逛了一圈的两人提着菜并肩走在回许博远家的路上。

 

“叶修。”

 

“怎么。”

 

“我觉得我们现在好像夫妻啊。”

 

被许博远的小直球砸到的叶修愣了一下忍不住笑了出来。

 

“那就结婚吧,婚姻法也快要通过了吧。”

 

“你这算是求婚吗。”

 

“不然呢。”

 

“我同意了。”

 

“你这算是接受了?”

 

“不然呢。”

 

 

 

 

-TBC-


评论
热度(72)
© MM豆三分甜/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