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 

👉下👈



*CP:主昊翔 ,微刘卢/于远/许袁

 

*跆拳道教练昊x小店长孙翔

 

*七期小伙伴们是全场最佳

 

*字数问题分了个上中下((本来是个清水欢乐文,到最后我发现不开车都圆不了场了

 

 

 

[上]

 

-

 

当唐昊下班回家看到小区门口刚立起招牌的那家店的时候,内心是拒绝的。

 

怎么说呢,这家店给人感觉走的是玄幻风,远看是一家别有风韵的店,近看是一家别有风情的店,然后抬头一看这是一家别有疯人的店,

 

因为店名叫:

 

<狗富贵,勿相忘>

 

 

唐昊看了只想赶紧离开。

 

就在唐昊装作是漫画里完美融入背景的路人的时候,一个黄毛小哥拿着传单叫住了他。

 

“不洗不剪不吹不办会员卡。”

 

唐昊瞄了一眼黄毛小哥,看都没看传单的内容就摆摆手拒绝,凭他21岁的人生经验,长成这样的不是洗头店派来的就是大保健派来的。

 

“哥们儿你等下我不是洗发店的!”

 

“不好意思,没钱做大保健。”

 

“我靠我长得像做大保健的人吗?”

 

“挺像的啊…”

 

黄毛小哥很委屈,心想长得帅就是容易被误会。

 

“呃…我是这家狗咖的店长,我叫孙翔,明天我们店就要开张了希望你能收下这张饮品兑换劵。”

 

虽然委屈,但生意还是得做的,孙翔摆出一个接客专用微笑递给了唐昊一张宣传单。

 

“等等你再说一次你们这是什么店?你是什么来着?”

 

“狗咖啊,我是店长啊。”

 

 

唐昊盯着孙翔从头到脚仔细打量了一番。

 

长得跟个柴犬似的,

 

穿的跟个斑点似的,

 

笑的跟个哈士奇似的,

 

有点理解为什么孙翔要开狗咖还取这个店名了。

 

“我对狗过敏。”

 

绝对不要和这种奇葩搭上关系,唐昊编了个自认为最能摆脱孙翔的追击的完美理由转身就要离开。

 

“可是我家的日地跟了你一路你也没啥感觉啊。”

 

唐昊停住了脚,不是因为孙翔,而是他感觉裤脚有莫名的湿润感。

 

低头一看,一直泰迪正抱着自己的腿不可描述。

 

“卧…槽…”

 

唐昊一副嫌弃的把沉迷摆胯运动的日地抱起扔给孙翔,被泰迪日了一路都没啥反应,这可没办法假装自己对狗过敏了…

 

“就来捧个场嘛,我们家的狗都是好孩子的!”

 

“捧场可能有点难度,砸场我挺熟悉的。”

 

“兄弟你说话咋这么冲啊,当客服的吗你?”

 

“不,我教跆拳道的。”

 

“…”

 

孙翔有种真的可能会被砸店的预感…

 

“哼,爱来不来。”

 

-

 

虽然唐昊是非常希望可以不用再见到这个奇葩的店和奇葩的店主的,但是很尴尬,店就开在小区门口唐昊上下班的必经之路,想避开要么开车要么换套房子。

 

唐昊摸着银行卡想了想,还是委屈自己从那家店门口过吧…

 

于是第二天唐昊去跆拳道教室的时候路过狗咖门口,看见孙翔一人非常霸气的站在店内的吧台前,面前是大大小小的狗狗数十只。

 

“各位,咱们今天开业第一天,大家要打起十二份精神!不可以咬东西不可以随地大小便!要是谁被客人骂了今天就没有骨头吃了听见了吗?听见了就汪一声!”

 

“…”

 

真的是个奇葩,傻的带泡的那种。

 

唐昊摇了摇头,假装自己是个小聋瞎。

 

-

 

再等那天唐昊傍晚下班回来,瞧见孙翔的那狗咖里都没几个空座了,

 

心想这么傻叉的狗咖这么有这么多傻叉会去啊…

 

“哟唐昊你下班了啊!”

 

然后一个坐在外座的傻叉就向他打招呼了。

 

那人是刘小别,在唐昊的跆拳道馆旁的音乐教室教吉他的。

 

唐昊再看了看坐在刘小别正对面抓着只柯基不撒手的小男生。

 

那人是卢瀚文,在刘小别那儿学吉他然后和刘小别看上眼儿在一起了的高中生 。

 

这两人约会怎么约到这儿来了?

 

“唐昊你愣着干嘛,进来坐啊,请你喝饮料。”

 

“呃…我对狗过敏…”

 

打死我都不进去这种奇葩的店!

 

“但是唐昊哥,那只狗跟了你一路你也没事啊。”

 

听卢瀚文这么一说,唐昊低头一看,又是那只叫日地的泰迪。

 

“两位客人,你们的乌龙茶奶盖不要乌龙和柠檬绿茶汽水不要汽来了。”

 

孙翔端着两杯饮料走向了刘小别这桌,然后瞥眼一看,就看到唐昊正和扒在自己腿上的泰迪做斗争。

 

“日地你怎么又跑出去了!”

 

孙翔把饮料放桌上后就跑出来抓狗,却没想到这泰迪正在兴头上,抱着唐昊的的腿死活不撒爪。

 

“奇怪了,我家日地除了喜欢操地板就没什么爱好了啊,这都两次对你发情了,难道你叫地?”

 

孙翔一脸纳闷的看着唐昊。

 

“滚老子叫唐昊!快把这只狗拿开!”

 

“他不撒手我也没办法啊!”

 

“艹!”

 

有句话说得好,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最后还是唐昊自己把日地抓起来扔到了孙翔的手里。

 

“唐昊你真的不进来坐坐?”

 

在一旁看了一场好戏的刘小别再一次问道。

 

“不坐!”

 

唐昊气呼呼的走了 。

 

-

 

第三天的唐昊有意避开那家狗咖特地走的那条路对面的那条马路,眼看着要通过死亡地带了,却是被人从身后叫住了。

 

“唐昊!我正想找你呢!”

 

叫住他的人是邹远,唐昊高中时的死党 。

 

“小远,于锋,你们来这儿干嘛?”

 

“我和锋哥不是刚结婚嘛,就收到了好多有的没的的吃的我们也吃不完,我们就想拿点给你。”

 

邹远摸着头笑了笑,把于锋手里的袋子接过来递给了唐昊。

 

“谢啦,要不要来我家坐会儿?”

 

“咦这里什么时候新开了家咖啡厅?要不我们在这儿坐坐吧,好久没聚聚了。”

 

 

唐昊此时想起了一句话,躲的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怎么办,邹远知道我对狗不过敏,这个理由是用不了了…

 

“汪汪汪!”

 

狗鼻子到底是灵的,唐昊还没想好怎么推脱,就听到日地在咖啡厅外座的栅栏里隔着条马路冲着唐昊一顿狂吠。

 

卧槽遇到这条狗准没好事!

 

“日地你怎么突然跑出来了啊!”

 

果然,日地才刚冲出来,孙店长也跟着跑出来了,顺着日地叫唤的方向看过去,看到了马路对面的唐昊。

 

气氛有些尴尬。

 

唐昊想了想,指着刚抱起日地的孙翔对邹远说:

 

“我对他过敏,”

 

“所以我就不去了。”

 

站在街对面的孙翔当场就是一个喷嚏。

 

怎么了,有人在说我坏话?

 

孙翔想到了马路对面的唐昊。

 

妈的肯定是他在说我了。

 

孙翔比了个中指还给了唐昊。

 

-

 

那条路绝对是有毒的。

 

第四天的唐昊决定打车上下班,然后那天他并没有遇到那只乱发情的狗和他的主人。

 

虽然说钱贵了点路上还堵车,但如果能避开那个奇葩,值了!

 

“卧槽啤酒喝完了…”

 

大概是白天没见着孙翔乐着了,唐昊下班时高兴的买了一袋卤菜回家打算今晚窝在自己的小沙发上看世界杯预选赛的。

 

然后一打开橱柜他就发现自己囤的啤酒没了。

 

看球赛吃卤菜喝啤酒这可是人生一大享受啊,少一样都不行!

 

但好在现在是个信息互通的时代,啤酒这种东西x团外卖上都能买到。

 

然后唐昊拿出手机一查,妈蛋,最近的一个显示的派送也要两小时,等啤酒送到都他妈下半场结尾了吧…

 

没办法谁让今天大家都在看比赛外加现在又是个晚高峰呢。

 

唐昊看了看时间,还有半个多小时才开,现在跑下楼去便利店买还来得及。

 

最重要的是,便利店和狗咖不是一条路。

 

虽然大晚上的估计人家狗咖都关门了,但唐昊还是有些紧张,难得的好日子不能被孙翔破坏了!

 

“一共是67.8元。”

 

当唐昊拿着两提共12听的啤酒从便利店走出来的时候,一人牵着只狗火急火燎的从马路对面走了过来,唐昊仔细着一看,这人他认识。

 

“袁柏清你牵着只狗这么赶干嘛去呢?”

 

袁柏清是这附近一家动物诊所的兽医,以前唐昊家的小哈士奇走丢前两人经常打照面,久了也就混熟了,这种时候碰到打个招呼也是该的。

 

“不好意思我有点忙…嗨呀是唐昊啊!哥们儿你来的太巧了!帮我个忙!”

 

本来打算无视掉这个招呼的袁柏清一看来人是唐昊,就跟见到了救星似的闪着星星眼看着唐昊。

 

“咋了?”

 

“你知道那边新开的那家狗咖吧…”

 

完了完了全完了,虽然袁柏清话都没说完,但唐昊已经可以猜到结局了…

 

我干嘛要叫住袁柏清啊我个傻逼啊啊啊啊啊啊!

 

“那店长今早交给我的这只得胃病的哈士奇我给治好了要送过去,但是现在许斌等着我去约会呢我已经迟到了啊啊啊啊,唐昊我的好兄弟,这个送狗童子的任务就交给你了!你就帮我送去就行了拜托了!”

 

唐昊还没来得及拒绝袁柏清就已经把狗链子仍给唐昊一溜烟跑了。

 

妈的脱团狗。

 

早知道今晚就在家里白开水配卤菜看比赛了。

 

自己作的死还是得自己受,总不能把这只傻狗子扔街上让它自己回去吧。

 

唐昊想起了之前自己走丢的那只小哈士奇,牵着孙翔家的哈士奇就往狗咖的方向走去。

 

送到门口我就走。

 

然而唐昊实在是太天真了,他忘记了这是只得过胃病的哈士奇。

 

为什么会得胃病?

 

因为乱吃东西。

 

世上有句话叫做狗改不了吃屎。

 

走路上地上有泥巴水要去舔舔,垃圾桶旁别人扔的串儿要去闻闻,看到一烧烤摊更是屁颠屁颠的冲过去哈着口水差点把别人摊子给撞飞了。

 

要说唐昊是牵着狗走在路上就有些不准确了,这明摆着是唐昊被狗牵着溜,为了阻止这只傻缺狗又吃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唐昊一路连扯带吼的和哈士奇玩着接力赛。

 

“怎么健胃消食片还没被送回来?”

 

孙翔坐在已经打烊了的店里围着桌子绕圈圈,半小时前袁柏清给他打电话说把那只名为健胃消食片的哈士奇交给了一个信得过的还身强力壮的人送来了,本来就十多分钟的路程的,可这都半小时过去了,狗还没被送来,孙翔有些着急了,抓起另一只哈士奇就往门外走去。

 

“皮皮虾我们走,去找健胃消食片去。”

 

“咚!”

 

孙翔正牵着皮皮虾走到门口,健胃消食片也牵着唐昊冲进了店门,前者一回家就撒了欢一个猛冲从唐昊的手中挣脱了出来,后者差点被带的摔倒,但凭借优秀的身体素质刹住了车,然后撞上了孙翔…

 

“卧槽!你练铁头功的吗!?”x2

 

两人都被疼的一脸吃了翔的表情向后一退然后仔细一看撞自己的人,表情更狰狞了。

 

“怎么是你!”

 

孙翔觉得跟这个唐昊绝对不能扯上关系,这人太欠打了跟他多呆一秒孙翔就会觉得内心的焦躁又多了一分,

 

主要的是他还打不过唐昊。

 

“草…老子帮你送狗的!”

 

唐昊现在很生气,被小伙伴坑了不说还被一只狗溜了一路,好不容易送到还被撞了个实在。

 

孙翔想到了袁柏清说的那个身强力壮的送狗童子,盯着唐昊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

 

长得跟个狼狗似的,

 

气的跟个藏獒似的,

 

说话跟个比特犬似的,

 

 

好吧袁柏清没说错,这人是比他看上去要壮点。

 

“那…那谢谢你啊哥们儿,要不要坐坐?”

 

到底还是自己没理,孙翔一改刚刚要赶人的态度想要示好,却是看到唐昊直勾勾的盯着自己放在吧台上的笔记本电脑的画面上。

 

电脑正放着刚开始不久的世界杯预选赛。

 

“你也看足球?”

 

唐昊一直觉得喜欢足球的都是像他这种英俊帅气又富有男子气概的纯爷们儿看的,像孙翔这种杀马特形象的傻愣子比较适合看篮球。

 

偏见源自于唐昊初中班上老喜欢靠打篮球耍帅取得小女生关注的小混混。

 

“是啊,你也喜欢?要不一起看?”

 

感觉着唐昊没有刚刚那么冲人后,孙翔便是主动开口邀请唐昊一起看球,一是人家帮自己送了狗说什么都要感谢一下,二是通过他养狗多年的经验,对付凶狠暴躁的狗要通过讨好的方式,不然轻者咬鞋,重者咬人。

 

唐昊愣了一下,看了看屏幕里踢的正在兴头上的球员又看了看已经抱着日地坐在桌前一副乖巧的样子的孙翔,

 

唯有足球不可辜负,憋屈一时总比错过一时好。

 

唐昊把装着啤酒的袋子往桌上一放,腿一跨,坐在了孙翔旁边。

 

“啤酒喝不?”

 

“喝。”

 

据当晚路过<狗富贵,勿相忘>门口的路人回忆,

 

明明门上写的CLOSED,但咖啡厅里却还是有淡淡的灯光闪着,隐约还有男人拍手叫好和碰杯的声音,再仔细点儿一听还可以听到此起彼伏的狗叫声——

 

大概是店里的狗成精了吧。

 

 

 

-TBC-

 

 


评论(6)
热度(138)